• <code id="omsvj"><ol id="omsvj"></ol></code>

    1. <code id="omsvj"></code>
    2. <label id="omsvj"></label>

    3. 設為首頁
    4. 加入收藏
    5. 產品應用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豐臺科學城航豐路甲4號
      電話:010-67903675/67958193
      傳真:010-67983778
      郵編:100070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 來源 : * 作者 : admin * 發表時間 : 2011-11-05 * 瀏覽 : 33
      10月25日,一封落款為 “K197次列車旅客余春寧及家人”的感謝信和一面鮮紅的錦旗從1000多公里外的上海快遞到北京。

        在這封寫給 “盛部長”的 《一路精心守護,千里平安返鄉》的感謝信中,余春寧講述了自己10月17日乘坐從上海南至龍巖的K197次列車不小心摔傷后受到該車乘務員親人般照顧的事情。

        10月28日,鐵道部黨組書記、部長盛光祖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路干部職工學習這種待旅客如親人的精神。

        親生兒子都不一定能為媽倒尿,這個列車長真是太好了

        10月17日20時30分,年屆六旬的退休女教師余春寧獨自一人登上由上海客運段滬龍車隊第二包乘組擔當值乘任務的K197次列車。她睡在3車廂12號上鋪,目的地是南平。

        列車在八閩大地穿行。18日5時多,列車快到武夷山站時,睡了一夜、依然有些迷迷糊糊的余春寧醒了,她想上廁所。據她回憶,由于身體較胖又穿著絲襪,在下扶梯時,不慎摔下,全車廂的人只聽到一聲沉悶的 “嘭”響。身高1.6米、體重75公斤的她重重摔在了地板上。腰椎處一股鉆心的疼痛向她襲來。霎時間,她大汗淋漓,疼痛使她大聲呼喊起來。

        3車廂乘務員馬金虎聞聲趕來,同幾名旅客一起,想把余春寧扶起來,但余春寧根本動彈不得。馬金虎只好將她扶坐在地板上,并跑到6車廂找來當班列車長朱偉明。

        一路小跑過來的朱偉明關切地詢問了余春寧摔倒的情況,在征得12號下鋪旅客同意后,他和一名旅客抱著余春寧,慢慢把她“架”到了床上。此時,余春寧疼得咧著嘴直叫,冷汗一個勁兒往外冒。

        朱偉明趕到播音室廣播找醫生。好一陣兒過去了,沒有一名醫生過來。余春寧的呻吟聲卻從未間斷。

        腰椎受傷的余春寧想小便,她告訴朱偉明快憋不住了。朱偉明找來兩床被套,動員旅客暫時騰出這檔臥鋪,將此處圍成一個臨時衛生間,又找來一只塑料垃圾袋讓余春寧接小便。余春寧小便有些失禁,不僅塑料袋外面滿是尿液,就連床單上也滿是尿跡。45歲的朱偉明二話沒說,拎起塑料袋就去倒尿。余春寧過意不去,連聲說著謝謝。見此情景,一名老年旅客感慨地說: “親生兒子都不一定能為媽倒尿,這個列車長真是太好了!”

        朱偉明和馬金虎又找來干凈床單,小心翼翼地扶著余春寧把臟床單換掉。

        “阿姨,您在哪兒下車?”得知余春寧到南平辦事并無人來接車的情況后,朱偉明立即打手機到南平站客運值班室,請值班員幫忙聯系醫院和救護車。此時已7時多,天大亮了。

        列車售貨員陳國良以坦蕩之心,不懼 “徐老太現象”,用祖傳推拿之術,為余春寧解除難忍之痛

        一直沒見醫生來,看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疼痛難忍的余春寧,朱偉明心里很不是滋味。這時,他想到了車上的售貨員、已57歲的陳國良。

        陳國良跟著父親學過多年祖傳腰椎病的治療方法,很有經驗,曾為車班多名乘務員解除了疼痛。當朱偉明在14車廂將情況告知陳國良時,陳國良心存顧慮。他琢磨,這名旅客年屆六旬,又不知傷到骨頭沒有,萬一自己出手后她將責任推到自己身上,重演南京 “徐老太現象”怎么辦?但轉念一想,老太太在列車上孤身一人,又遭此劫難,我們不幫她誰幫她?

        陳國良疾步趕到3號車廂,問:“大姐,您現在感覺怎樣?我幫您看看行嗎?”

        余春寧看著眼前個子不高、身體微胖的陳國良,一臉狐疑。

        朱偉明插話道: “這位是我們列車上的售貨員陳國良,他會腰椎部位的推拿按摩,祖傳的,您別擔心,讓他看看吧。”

        旁邊一名旅客小聲說: “這閑事不管為好,否則有可能惹麻煩上身。”

        聽到這話,陳國良沒有理會,將手伸到余春寧腰椎處輕輕頂了一下。余春寧突然一驚,說: “怎么這么舒服?!”

        陳國良說: “肯定舒服,我是把手頂在您受傷的腰椎上。您的腰椎已有兩節脫節,只要您能站起來,我肯定能幫您把脫節的部分拉平,還能讓您走路。”

        陳國良用手托住余春寧的腰椎,讓她試著站起來。

        “我本來應該抱著您托住您的腰的,但您太胖,我抱不動,只能背著您幫您拉平,把脫節的骨頭裝回去。”聞聽此話的余春寧一臉欣喜。

        陳國良抱著余春寧,用手托著她的腰。余春寧把頭貼到陳國良脖子上,朱偉明在旁邊攙扶著。余春寧的眼淚、鼻涕、汗水蹭到了陳國良的脖子上,可他全然不顧。慢慢地,余春寧站了起來。此時,三個人均滿身是汗。

        稍微喘了口氣,陳國良轉過身與余春寧背對背,用胳膊勾住余春寧的胳膊,把背部慢慢放平,用臀部頂住余春寧的腰椎,身子使勁往前傾。由于身材不高,陳國良朝前傾的幅度較大,等傾到余春寧的雙腳離地后,陳國良用臀部使勁抖了兩下,朱偉明和一名旅客分別拽住余春寧的腿使勁往下拉。

        陳國良渾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朱偉明也滿頭大汗,余春寧卻感覺舒服多了。

        “您試試,看能不能走走?”

        感覺疼痛減輕很多的余春寧在朱偉明和陳國良的攙扶下,試著朝前邁開了腳步。一步,兩步,三步……余春寧一直從12號鋪位走到乘務室又往回走,來回走了3趟,嘴里不住贊道: “舒服多了,真是妙手回春!”旁邊圍觀的旅客也紛紛議論: “真神了。”

        “你可以坐下去,但要用拳頭頂住脫節了的部分。”余春寧興奮地朝下鋪坐去,但剛躺下,疼痛又襲來,她又不能動了,呻吟聲再次響起。陳國良又一次將手伸到余春寧腰椎處仔細檢查,發現又有一節骨頭凸了出來。

        大汗未干的陳國良又重復起了先前的動作,全身再次被汗水浸透……

        南平站快到了,感覺好了很多的余春寧要下車,她想去醫院拍片子檢查。“但我不會住院,我還要坐你們這趟車回上海。”

        “您放心,晚上我在南平站等您。”朱偉明說。

        陳國良也囑咐她說: “余大姐,下車時您能走盡量走,坐和躺的時候要用手頂住腰椎,這樣會舒服一些,也能避免腰椎再凸出來。”

        南平站到了,在朱偉明的攙扶下,余春寧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早已等候著的南平市人民醫院的救護車旁。

        “你們對我太好了,像對待親人一樣,我心里真的很感動,回來時我還坐你們的車。”滿心感動的余春寧一度哽咽。

        從你們身上,我看到了鐵路職工良好的精神風貌,我病好之后,最大的愿望是要為社會多做好事

        10月19日2時,辦好交接班的朱偉明牽掛著要坐K198次列車回上海的余春寧,于是給她打了個電話,此時的余春寧正躺在救護車上。原來,經過一番折騰,余春寧又不能動彈了。

        2時38分,列車停靠在南平站。朱偉明叫了兩名休班的列車員,和已經休班的陳國良一道,將余春寧從救護車上抬到被套上,四人拎著被套的4個角,將余春寧抬到1號車廂6號下鋪。

        已經快3時了,沒吃晚飯的余春寧早已饑腸轆轆,朱偉明讓餐車下了碗面條給她。

        10月19日10時許,陳國良來到1號車廂,關切地詢問余春寧的情況。此時的她稍微一動,又直冒冷汗。陳國良再次用手頂住她的腰,給她做推拿,然后扶她站起來,背好,抖兩下……

        陳國良在售貨之余,不時過來看余春寧。每次余春寧要上廁所,陳國良都會小心翼翼地用手頂住她的腰椎扶著她站起來,等她上完廁所,再用手頂住腰椎扶著她走回去,并背起她,抖兩下。

        10月19日16時37分,K198次列車到達上海南站。此時,余春寧已經能在旁人的攙扶下行走了。朱偉明和陳國良一直護送余春寧出站,把她交到家人手中。

        10月20日下午,休班的陳國良來到余春寧家,幫她翻身、按摩、抖動,余春寧感覺好多了。余春寧說: “你一來,我心里就踏實多了。”她向陳國良請求, “每次出乘回來,都請你到我家來幫我按摩,我會重重報答你的。”陳國良說: “我會經常跟你電話聯系,指導你治病,但我家中有具體情況,實在抽不出身。”在余春寧的再三要求下,列車長朱偉明道出了陳國良不能來的原委:陳國良的妻子身患宮頸癌,剛做完手術,目前正在接受化療治療。聞聽此言,余春寧感慨地說: “從你們身上,我看到了鐵路職工的精神風貌,我病好之后,最大的愿望是要為社會多做好事。”

        11月4日上午,朱偉明、陳國良又利用休班時間到余春寧家探視,并把她從床上扶起來,攙到客廳里走了一大圈。余春寧感激地說: “我已經在床上躺好幾天了,你們一來看我,我的病就好多了,你們真是我的親人啊!”

        “照顧旅客是我們應盡的職責,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啊!”朱偉明誠懇地說。(本報記者 楊海成 本報通訊員 薛貴寶)

      這里已調用系統的信息評論模塊,無需修改!
      這里已調用系統的評論列表模塊,無需修改!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二肖中特网 网吧欢乐捕鱼外挂 北京pk10手机版走势图下载安装 彩票查询 20选5走势图 澳洲幸运5彩票开奖结果 贵州快3下载安装 彩票顶呱刮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版 三中三资料平码发来 重庆快乐10分是官方开奖的吗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网站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2元网 河南福彩22选5